風水理論新詮

 

 

 

 

 

 

 

 

 

 

 

 

 

 

摘要

 

  一般現代人皆視風水為一種迷信,不值得探究。但近來大陸學者卻對傳統風水抱持濃厚的興趣,他們認為,儘管風水理論帶有很濃厚的迷信色彩,但在一定程度上,它還是有科學成分,而且以實用性為目的,否則它就不可能流傳至今而不輟。

  大陸學者對風水有高評價的主要原因,係視「風水」是傳統宇宙觀、自然觀、環境觀、審美觀的一種反映。對傳統住宅、村鎮、城市的選址及規劃設計產生一定的影響。部份大陸學者甚至將風水看做中國自古以來的一種環境設計理論和初級的環境科學

  國內學者也持相同看法,認為風水包含一個豐富多元的內涵,融合人與環境的互動、人文文化、生態學、及美學。主張風水是中國傳統擇地及環境規劃的藝術,以自然和人文觀點選擇居住及安葬的良好地點,若能深入研究,風水發展成為一完善全面性的景觀分析科技可能性很高

  本論文認為風水師有如今天的環境規劃師,同樣從事聚落選址的工作,表現出人們對理想環境的追求。風水則是中國人自古以來面對環境及生存經驗所發展出來的一套趨吉避凶的住居法則,基本上是一種生活態度,或是文化理念,更確切地說是中國人特有的價值體系。由於這種特有的價值體系,主要是針對生存環境而來,自然對環境利用造成相當大的影響。本論文的目的係企圖從風水理論的內涵探討,提供讀者一個新的視野,重新審視及評價風水的價值,並期待風水這一傳統智慧,能運用在現代社會上,營造一個人與自然和諧的環境。

 

 

 

 

 

 

 

 

 

 

 

 

 

第一章 前言

 

一般說來,風水對中國人而言,具有矛盾的情懷,或不敢觸犯、或不屑研究、或不敢探析,使風水經歷了正反兩方面極端的評價。這樣不但使其迷信的部分得不到應有的批判,其科學內涵也未能得到合理的彰顯。而讓人感到意外的是,早在十六至十七世紀,中國傳統的風水觀和作為其理論基礎的中國自然哲學,就已引起來華西方傳教士的注意。例如當時羅馬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利馬竇,在其︽利馬竇中國札記︾中,就記述了中國人依風水行事的一些見聞。Michell研究也指出,西方人最先介紹中國風水觀念的,是以十九世紀到中國來的西方教士為主,其第一本有關風水的英文著作,是一八六八年Rer.Yates著作出版的

Ancenstral Worship and Fengshui繼之以Ernest.Eitel於一八七三年出版Fengshui,The Science of Sacred Landscape in Old China稍晚荷蘭外交官J.J.M de Groot一八七九年出版有關風水的古典名著Religious System of China迨至著名漢學家李約瑟出版︽中國的科學與文明︾鉅著後(一九五○年),風水始受到西方學者的欣賞與重視

什麼是風水?前述李約瑟,曾引用Chafley為風水所下的定義:「是一種使生者與死者之居所與宇宙氣息中的地氣取得和合的藝術。」李約瑟說明中國風水的內涵也指出,中國人認為每一個地區皆有其特定的地勢,局部性的地勢制約著各種自然之氣,人們根據當地的地勢,調節選擇的位置,以獲得所嚮往的和諧

日本學者牧尾良海對風水下的定義是:「當人們在構築都邑、住宅、及墳墓等建築物時,對構成選址地點環境的自然形勢、方位、流水的形態,和地表下的精氣(龍脈),以及整個環境陰陽調和情形,進行優劣吉凶的判斷,尋找優良的佳境勝地,這種理論方法的思想體系與實踐步驟(技術)稱為風水」

綜觀中國風水的歷史發展,漢朝因重視墓葬,所以風水理論開始受到重視,並逐漸擴展至其它類型建築和建造兩方面。兩宋至元明,中國文化中心南移,從而使這種觀察地形的學問有了實踐的意義。明清時代,風水理論就應用得更為廣泛了,北京紫禁城和天壇,以及整個北京城的建設,都明顯地運用了風水理論

而「風水」一詞首見晉朝郭璞所著的︽葬經︾一書,該書開章明義指出︰「葬者乘生氣也。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古人聚之使之不散,行之使之有止,故謂之風水。」由此定義可知,郭璞是從喪葬的角度提出「風水」這個概念:認為埋葬死者應該找尋有「生氣」的地穴,這樣才能使之「再生」。「氣」是萬物之源,有聚有散,有行有止,聚則成形,散則化体。換句話說,郭璞相信大自然中運行之氣,因「風」與「水」的激盪與調和而凝結於地穴,而人類經過地形地物的勘察,體認到「風」與「水」的特有關係,妥適選擇地形、利用地形,這就是「風水」

為什麼中國人會特重風水呢?這是由於中國傳統以農立國,大部分人一生都與土地為伍

,對土地因而存有深厚的依戀,所以死後,一定要把遺體埋葬入土始能安息。倘若「死無葬身之地」,可以說是人生一大憾事,非但死者不安,其後人也會引以自疚中國人因為重視「入土為安」的土葬,故對於穴地的選擇特別講究,風水學便應運而生

其實,中國主流學術思想的儒家學派,對風水也相當重視,許多學者曾潛心於風水理論研究和風水文獻的整理,例如二程兄弟以及朱熹等宋代理學家都曾研究過風水的問題。眾所週知,儒家主張以三綱五常為社會和諧的條件,其根基在「孝」。風水典籍中出現一本名為︽儒門崇理折衷堪輿完孝錄︾的風水著作,從書名可知堪輿(風水常見的別稱之一)是使孝道圓滿不可或缺的工作。該書卷八云:「事死如事生。今遺魄用葬於土,而神魂則附於主矣。故孝子亟於奉主以安神魂,至封土成墓,委之期子弟或門人耳。」意思是說,孝子事親,生死如一。生身父母,在世之事,其子必須恭敬盡孝;辭世之時應使其魂有所安,使其神有所歸,所以注重風水是自然不過了

文化人類學者,認為中國人重視風水,主要受到中國人和諧宇宙觀的影響,追求空間上的和諧與均衡;空間和諧的風水觀念實在是傳統文化最基層的宇宙信念,是中華文化的共同特徵

 

第二章 風水的哲理︱「天人合一」的思想

 

不可否認,風水理論受到世俗迷信思想的深重影響,有過許多玄奧與矛盾的內容,使風水理論自古迄今受到種種的非議與鄙斥,然而,考證中國古代建築,上起京都、宮苑、廟壇、陵寢,下至村鎮、民宅、墳塋,皆受風水理論所支配,也正因為如此,風水理論視為中國傳統重要的文化現象來研究,的確有其必要性

由於中國農業文明源起於自黃淮平原,人們生活、耕作、收穫與天地間(大自然)的關係非常密切。這種天、人關係,並不侷限於克服自然界的限制條件,進行再創造。而是逐漸地產生了對天地萬物的崇仰和向大自然學習的態度。從這種觀念發展,就產生了中國人獨特「天人合一」的哲學思想和價值觀,而風水理論,就是這種思想觀念的代表,或者也可以說是中國人對於自然的一種主觀的心理模式

什麼是「天人合一」思想?

簡單說來,所謂「天人合一」係把人視為自然的一個有機部分,認為自然界存在著普遍的規律即天道,人倫道德也和自然規律相一致,而人生的理想,就是追求天人的協調與和諧。進一步說,中國人係以人的精神,人倫道德及社會秩序擬態於自然,寄託生活理想;而風水理論本質上即傳統「天人合一」思想的實踐。

在中國古代,外在自然的天,被賦予了肯定性的價值和意義,並比類人事,成為具有道德意志以至於感情內容的天。而在風水理論看來,人是自然的有機組成部份,人倫道德或行為準則即「人道」,亦應與天道一致:既不能違背天道行事,更不能仗持人力與自然對抗,必須把握和順應天之道,並以之為楷模而巧加運作,達到天人合一的至善境界,滿足人生需要。故《管氏地理指蒙》有云:「人與天地並立為三,非天地無以見生成,天地非人無以贊化育」

事實上,中國哲學的兩個主要流派儒家與道家,都主張如何使自身與宇宙融為一體,做為主要的人生問題加以研究。道家從「靜」入手,認為凡物皆有其自然本性,只要「順其自然」就可以臻於至善之境。儒家從「動」著眼,認為人的生命應和自然界融為一體,孔子所謂「生生之謂易」即強調生活就是宇宙,宇宙就是生活,領略了大自然的內涵,也就領略了生命的意義

李約瑟指出,「當希臘人和印度人發展機械原子論的時候,中國人則發展有機的宇宙哲學。」所謂有機的宇宙哲學,係主張人是自然組成的部分,自然界與人是平等的,而且認為天地運動往往直接與人有關,即人與自然是密不可分的有機整體

余英時認為,中國人與近代西方自然觀截然相異之處,即「天人合一」的觀念。這種觀念二千多年來中國人即持為一種信念,這種信念發展成「盡物之性」、「萬物並育而不相害」的精神。雖然中國人必須開發自然資源以求生存,但開發利用,仍秉持「盡物之性」、「順物之情」,儘量與天地萬物和諧共存

而中國人所強調「天人合一」的觀念,恰好對環境保護提供了一個哲學基礎。著名哲學家方東美在其所撰The Chinese View of Life一書中,對中國人這種「天人合一」的境界,闡述乃其實在的意義,他將此稱之為「廣大的和諧」(comprehensive harmony),方東美說:

﹃自然與人生雖是神化多方,但終能協然一致,因為『自然』乃是一個生生不已的創進

歷程,而人則是這歷程中參贊化育的共同創造者。所以自然與人可以二為一,生命全體

更能交融互攝,形成我所說的『廣大的和諧』在這一貫之道中,內在的生命與外在的環

境流衍互潤、融鎔合化,原先看似格格不入的,此時均能互相函攝,共同唱出對生命的

欣賞讚嘆。﹄

方東美這種「天人合一」(廣大的和諧),既欲與自然合而為一;消極方面,自不可破壞自然,與自然爭勝,或和自然運作之理背道而馳;積極方面,則在順應自然,以營造一個美滿的人生。

「天人合一」的主要精神即「順應自然」而非「征服自然」。近代西方文明,人對自然的控制,對峙與征服是社會和文化的主題之一,這樣的文明帶來生態的浩劫與環境的破壞。兩千年來中國的風水觀念,正可以救偏補正這種與大自然對立的心態。因為風水難能可貴的就在於它不急功近利,主張保護環境、不傷地脈、不隨意砍伐樹木。因此,若能將風水觀念的合理思想應用於環境保護,人類的生態環境將不會再惡化下去。

 

 

 

 

 

 

 

 

 

 

 

 

 

 

第三章 風水的精髓︱「生氣聚集」的理論

 

李約瑟認為中國人把自然視為一種有機體(organism)而不是一件機器(machine),這種看法是可以接受的。西方的自然觀大體分成兩種類型:希臘時代是有機觀,十六、十七世紀到十九世紀是機械觀。現代生物學、新物理學興起後,兩者又有混合的趨勢。就人與自然的關係而言,中國人各思想派別的共同觀念,都以「人與天地萬物為一體」為基本信念,這是中國人注重和諧的主要原因。不過,天地萬物(包括人與人之間)都不同,何以能成為一體呢?這就要從中國人特有的「氣」的觀念來解釋

余英時指出,天地萬物都是一「氣」所化;在未分化之前同屬一「氣」,分化以後則形成各種「品類」,至於分化過程,則中國人一般總以陰、陽、五行來說明。那麼「氣」是什麼?這是無法用現代觀念來解說的一個名詞,簡單地說「氣」是有生命的,但既非所謂「心」,更不是所謂「物」。「氣」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一個抽象而複雜的哲學範疇,同時,氣又是以精微物質為基礎、貫通天地、萬般造化、生生不滅的客觀存在

根據傳統風水觀念,所謂好風水即「藏風聚氣」的所在,亦即生氣棲息之所。進一步分析,風指空氣的流動,水則指河川、溪流。「風」與「水」兩者在自然環境中皆屬動態因素,與靜態的山勢成一對比。藏風止水,對空氣而言,其意義是不會暴露在勁風疾流之下,因而形成一種平和、溫文的生存環境。對水而言,其意義是不傾流而瀉,因而形成一婉轉而滋養的生存環境,也就是「生氣」聚集的所在

眾所週知,風水理論中,「氣」是其精髓。無論是陽宅或陰宅的選址或營建都城都很重視對氣的疏導、纏護、會聚、回收,其目地都是為使有「升降變化」的「天地之氣」會聚集在一處,營造一個理想吉利的環境空間,什麼是「氣」呢 ?以下擬以三種學術觀點析論之:

 

一、生態學觀點

 

  郭璞《葬經》有:「夫陰陽之氣,噫而為風,升而為雲,降而為雨,行乎地中而為生氣。」的說法。風水專家解釋是說:陰陽之氣循環無端的流行於天地間,上行於空中可化為風、雲、雨等諸相之變化,而當下行乎地時因而成為「生氣」,由此可知「生氣」源於在地中運行的「地氣」。而郭璞的生氣主要在強調陰陽之氣行乎地中相互調和時,有「化生萬物」的作用,這種感於天地間有股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存在的思想,早在先秦時就已出現,例如:《易經》有「生生之謂易」,《論語》也有:「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都在說明天地間有一股生生不息的力量自然演化萬物。

如何發現這股生氣呢?《青囊經》有云:

「乾之真陽,坤之真陰,皆無形而為土之形,此土之下為黃泉,皆坤積陰之氣,此土之

上為清虛,皆乾天積陽之氣,而土膚之際,平舖如掌,乃至陰至陽乾坤交媾之處,水火

風雷山澤,凡天地之化機皆露於此。」

這段話風水專家解釋說:天地陰陽之氣交媾於土膚之際(地表附近),故此即萬物化生的契機所在,並與水火風雷山澤等現象亦都表現在地表附近為例,強調地氣存在於地表附近。以現代的觀念來說,即適合生物生存的地表,地表的大氣圈內,受到大氣(氣候)長期的變化,會影響地形的演變、水文的發展、土壤的化育及植物的分佈等,而氣候又是影響地理環境之最重要的因素,且在地表不同的高度與深度處,大氣中的溫度、空氣及水分等也會相對變化。基本上,地表在陽光、空氣及水份三者的條件共同限制下,地上的生物會受到氣候變化的可適性影響,只能在地表附近上下一定的範圍內生存,而這個範圍大體上上下有四至五公里之深度,相較於地球半徑約六、三七○公里之厚,古人言土膚之際是有其道理的。也就是說,由實際自然現象及生態環境的觀察,原來《葬書》所謂生氣來自「地中」,至《青囊經》進一步指出「土膚之際」,即地表上下附近一定的範圍內,才是生氣存在且是孕育生命之所在(俗稱此地為氣旺的吉地)

  這種對「氣」的解釋,與當代生態學觀念有相當契合之處,古代有《日火下降暘氣上升圖》,即表明氣的生態學意義,參考圖一。

圖一:日火下降陽氣上升圖

資料來源:轉引自王其亨主編,風水理論研究(二),地景企

     業公司,頁6,民國84年。

二、心理學觀點

 

  風水在許多方面類似西方心理理論。心理場理論是心理學的一個分支,在心理學史上,將之歸在完形心理學中,其創始人是德國人Kart Lewin(1890-1947)。Lewin認為所謂心理場即「心理的生活空間」(psychological life space),包括三部份:(一)准物理事實,心目中的自然環境;(二)准社會事實,心目中的社會環境;(三)准概念事實,思想概念與現實之間的差異。其中「准」非真正的實物,只是主觀上的感受,學者認為風水中的許多概念係屬於「准」的範圍。其中又以風水中「氣」的概念,最具心理場理論的特徵

風水的主要內容一是氣,二是形。「氣」實則為心理場,「形」則指圍繞「氣」的環境,古人也將這兩者看成不可分的兩個部份:「氣者形之微,形者氣之著,氣隱而難知,形顯而易見」。「隱而難知」則是心理場的拓撲特徵:沒有形狀,沒有大小,不可見,不可測;「顯而易見」則是物理場的歐幾理德幾何特徵:既可見又可測。兩者共屬一個整體。從風水理論來說,龍虎砂山即前面所提的「形」,即環境空間,它像一個容器一樣,容納了「隱而難知」的「氣」,團團護衛,不使風吹,環抱有情。這堛漁藃Y心理流(心理場),為「形」所纏護周密,可謂「滴水不漏」,雖說「氣」、「形」相輔相成,但是像這樣的全封閉的「氣」、「形」關係在西方並不多見,這正是中國人心理場的特色

風水中的「氣」指心理空間,而「形」指環境空間。基本上,優美的環境空間是心理空間物化體現。風水是形與氣兩者的結合,即係將心理場與物理場(環境空間)置於一個大系統中。

 

三、物理學觀點

 

  氣是動態的,從地理上論又是靜態的。因此,用什麼方法使氣固定在地理環境之中。換句話說,風水所考慮的是如何在山水之間得氣。一般來說,要得氣就要尋找巒頭。所謂巒頭是指如山岳、河流、草木、氣候和它們的相互關係,及所組成的環境型態。基本上,重重疊疊山的走向和環繞所形成的空間,與水的彎曲、高低、流向等,都構成氣運動的形式。也就是說,中國人認為,左山水的環繞之間,能使氣滋生聚留,由此形成了藏風聚氣的理論。

專家認為「氣」即超微粒子(也可說是「場」、是「波」),但具體到風水學中的「氣」是什麼?可能是微波,顧名思義,「微波」是波長極短(也就是頻率很高)的電磁波,有類似光波特徵,由於光波在空間是直線傳播的,所以微波也在空間直線傳播,遇到障礙物時則傳播受阻。光波與微波遇到鏡子都會發生折射。其次,微波還有穿透「電離層」的透視特性。電離層是位於大氣上層的稀薄空氣,被太陽和宇宙射線的作用發生電離而形成的。它對無線電通訊的電磁波產生折射,但卻擋不住微波,微波可以天馬行空,獨來獨往。第三,微波具有寬頻帶的特性,它是短波頻帶的一萬倍,信息容量龐大。第四,微波具有抗低頻干擾的能力,能將雨天的雷電雨暴和晴日的星晨電磁干擾拒之門外。

物理研究指出,有電則有電場,有磁則產生磁場,所以電、磁和場是一家。「場動生波」,所以電磁場與電磁波是一體的兩面;而光是可見的電磁波,微波是見不到的光

上述「山環水抱必有氣」,即是在選擇定址時的重要參考定理,也是風水學的學說精粹。因為「氣」的特點是「遇風則散,遇水則止。」所以山環水抱可以保存、收攏宇宙之氣。從科學角度來看,氣即上述論及的微波,而微波近似光波,在空間沿直線傳播,遇到物體或人體時,具有光波的反射、透射和繞射等現象。想吸收較多宇宙之氣(微波),要有一定的條件即微波天線,如一個鐵鍋狀、喇叭狀的天線,即要有一定的弧度及如環的形狀

換句話說,所謂「藏風聚氣」,乃指在擇定一個易於收集微波,也就是指選擇一個天然的微波接收線︱山環水抱,以投身一個天然較強的氣場,或者以土石建築仿造一個山環。山環是接收宇宙之氣︱微波的介質天線,而「水抱」也大量收集微波,因為研究發現,水是一種易於吸收微波能量的絕佳導體,這就是對「山環水抱」的科學理解

以上所論述風水中「氣」的三種學術觀點,可以說仍然相當粗糙,可以再進一步深入,不過,風水中最為抽象且令一般人無法理解接受的概念,是氣的積聚與平衡。氣可能是一種過份簡化的中國古老智慧的結晶。在其背後實際上包含了十分廣泛且複雜的知識與經驗的累積。然而只不過是用「氣」這一個字來代表所有知識罷了。如果依據應用風水中氣的概念而找到真實地點,在經過現代科學系統化之研究之後,能顯示其在景觀選址上的效用與價值。那麼我們沒有任何理由武斷地認為風水中氣的概念是一毫無科學的根據,至少我們可合理推論:在經過科學性的研究分析之後,隱藏在氣此一概念之後的意義和重要性,能進一步被人們所理解和運用。

 

 

 

 

 

 

 

 

 

 

第四章 風水的內涵︱「理想環境」的架構

 

如前所述,風水理論實際是我國古代有關居住環境的構成,包括城市及其他各種建築活動的規劃和設計理論,其觀念與基本模式普遍又深刻地影響了古代各地建築方面的事物,成為傳統文化的一部分。例如翻開我國古代方志及相關文獻,不難發現,我國各時代的古城,幾乎可找到相當多有關風水方面的論述資料,而所觀照風水理論的基本模式方面,呈現出相當的一致性和普遍性

一般說來,風水理論有形勢宗與理氣宗兩大派別之分;形勢宗較注重自然環境的審辨,包括生態與景觀等諸多因素的考量,以及山川形勢及其構成要素的配合,不受無謂禁忌的影響,成為風水理論的主流。而理氣宗,則注重天地人的種種感應,主要強調陰陽、八卦、五行諸說,推算個人的吉凶禍福生剋,只侷限在浙閩粵等地區流行,其存在的社會基礎,主要凸顯怯禍求福、趨吉避凶的世俗心理。

從另一角度看,傳統中國人聚落的選址,民間風水師往往擔負今天規劃師的角色。以城址為例,風水師對於築城基地的地勢選擇、城門、護城河的位置,城內重要建築的位置和方向首先提出意見,提供地方官、仕紳們討論,然後進行一系列有關風水方面的改良與修補。在風水理論中,由於生活經驗的累積,特別注重在選址時爭取環境具有良好的防禦性,最好形成天然的屏障。其次,偏喜封閉或半封閉的自然環境,利用被山林所圍合的平原、流動的河水、及豐富的山林資源,為民眾提供生產、生活與生態三者兼具的理想住居環境。

 

一、風水選址

 

對中國人而言,重要的建築選址與墓地位置,都會找專門的風水先生踏勘。風水派雖然很多,所主張的內容也有許多不同。但風水總括起,有以下的原則:(一)座北朝南,面迎陽光。(二)背傍大山或丘陵,左右兩側有小丘陵。(三)靠近河流與水塘,但忌諱背水

  風水理論就選址方面而論,有下列四種基本模式:首先是城市,尤其是都邑,選址時要講求其適中的地理位置,稱為「擇中觀」。第二,選址時著重土地是否肥饒、廣寬,這是古代城市或村鎮聚落賴以生存發展的基礎。例如,《管子.度地》有云:「聖人之處國者,必於不傾之地,而擇其形之肥饒者,鄉山左右,經水若澤……及以其天林、地之所生利養其人,以育六畜。」第三,早在新石器時代,先民選擇聚落基址,幾乎一致為依山傍水之處。相傳大禹治水策略中,有所謂「宅居九隩」的模式,「隩」釋為「水隈室」,「隈」解為「水油」之意。意思是說,選址宜在水旁岸上有崖之處,此處高出岸平,離水近而便利取水,居高又無洪水之虞,第四,古代選址特別重視設險防衛,尤其古代城市的設置,首先要考慮的就是軍事的攻戰與防衛的問題。先秦諸多經典對此皆有論述,例如《周易》說:「天險,不可升也。地險,山川丘陵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

事實上,這種設險防衛的觀點,與展望︱庇護理論相似,根據景觀專家的看法,該理論主張人類偏好能夠提供觀察者向外展望,但又不被外人所發現的場所。所謂展望(prospect)即一寬廣深遠的視野,有利於及早發現侵略的敵人於遠處。所謂庇護(refuge)即是能提供良好的掩避物不被敵人所發現,以及能夠遮風避雨安身立命的地方

眾所週知,晉朝陶淵明在《桃花源記》中描繪乃中國人理想的居住環境:「林盡水源,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使捨船從口入,初極狹,方通入,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這種居住環境是一種由群山圍合的要塞型,而且出入口小,主要著眼於利於防衛的形態。唐朝孟浩然著名的《過故人莊》一詩有云:「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表達了自然環境對村落的保護性及村落的對景景觀。由前述的說明,凸顯出中國人理想居住環境的環境特徵;前臨流水,周圍有山林樹木圍合的基本模式。

這種理想住居的基本模式,傳統上稱之為「風水福地」。

二、風水模式

 

風水福地是一個封閉性的空間,由群山、溪流所圍繞而形成,唯有如此方能「藏風聚氣」。在風水福地中,有一高大宏偉的山脈位於背側稱為祖山。其山勢需變化起伏如氣充滿其中,也因此風水理論將山想像為矯捷善變的神龍。位於左側的山稱為青龍,右側的稱白虎。群山圍繞中有一較為平坦之處,稱之為明堂。明堂中心稱為穴,是整個風水福地中氣最充裕的地點。明堂前有一向明堂蜿蜒而行的溪流。溪流前有兩座山,稱案山與朝山,朝山在案山之外,離明堂較遠,此即所謂「遠朝近案」。位於溪流與風水福地進口兩側的山皆統稱為「水口山」。(如圖二)

在風水福地中,較為低矮的案山、朝山提供了一個寬廣的視野,有助於及早發現來犯敵人的蹤跡。尤其風水理論強調穴的高低、前後位置應隨周圍山岳的尺度大小及距離遠近,確保居住在風水福地的居民有良好的視野卻又不會被外人所發現。而群山環抱則不僅防止了氣的流失,也形成了一個天然庇護所,無懼於人為及自然氣候上的侵害。高大的祖山阻擋了寒冷的北風,明堂之前環繞的溪流有如古代城堡前的護城河,阻礙了來犯敵人的快速向前推進。在河流進出口處的水口山,則形成了安全的隘門。總之,環抱的群山、河流、以及水口山構成了三重天然的屏障,使風水福地易守難攻。此外,當居住在風水福地的居民警覺到嚴重威脅迫在眉睫時,河流即可成為安全迅速逃離的捷徑

圖二:風水格中各山名之空間位置圖

資料來源:蔡穗「風水的空間結構」,中國地理學會會刊,第

     21期,頁93,民國82年。

不難想像,具備這樣條件的一種自然環境和這種較為封閉空間是很有利於形成良好生態和良好的局部小氣候的。例如靠山,尤其是背山可以屏擋冬日北來的寒流;面水可以迎接夏日南來涼風;朝陽可以爭取良好日照;近水可以取得方便的水運與生活用水,以及魚蝦等水產。山林的緩坡可以避免洪水沖刷流失土石帶來水患;植被可以保持水土,調整小氣候,同時也有經濟利得(如水果的生產)或提供部分燃料能源。總之,傳統風水所架構出來的理想居住環境與基址,容易在農、林、牧、漁等多種經營中形成良性的生態循環,這樣的安排之下,自然變成一塊吉祥的福地

景觀與空間的角度分析,規劃專家韓可宗認為:一個風水福地的基本空間概念為「負陰抱陽」,表現在自然環境,則指位於山岳(陰)之,前溪流(陽)之後,山岳與溪流共同環繞而形成一完整、封閉的空間。在山岳與溪流環抱中的平地稱為明堂,該處即為陰陽相合、平衡的地點,(如圖三為什麼稱此地為風水福地呢?正如前面所述,所謂風水強調人與人、人與自然和諧平衡的互動關係,欲達到此理想,必須尋求充裕平衡的「氣」,氣是中國人特有的概念,指無固定形體的能量。中國人相信氣是所有生命的起源,關係著禍福吉凶。氣分陰陽兩種,陽代表活潑,陰代表沈靜。唯有當陰陽兩氣相融合且保持平衡,生命才能孕育且持續下去

 

圖三:風水福地的基本空間概念

資料來源:韓可宗,「景觀風水理論基礎」,地景企業公司,頁

18,民國84年。

這樣的基本空間概念,落實在實質環境中,即容易發展出一種風水福地的基本空間模式(如圖四)。

圖四:風水福地的基本空間模式

資料來源:同圖三,頁19。

三、風水機能

 

前述中國「天人合一」的思想,無論在其形式、發展或延續上,都有一個將大自然擬人化的傾向。如《雪心賦》云:「體賦於人者,有百骸九竅,形著於地者,有萬山千水。」顯然將人體比附於山川結構,由人為中心、為出發點,以人體脈絡詮釋山川形勢,有明顯的人文色彩

以風水福地的空間模式,有如中國傳統的太師椅形象。祖山即如太椅的靠背,青龍、白虎山即為坐椅左右的扶手,而明堂即為太師椅中的坐墊。案山可想像為太師椅前的書桌。一張太師椅及一張書組合在一起,就形成一個完整的個人空間。而後有祖山,左右各有青龍、白虎山,前有案山所圍繞形成的風水福地,也是一個完整、封閉的空間結構。這種模式稱為包被的空間模式,常見於中國傳統建築中的合院或陰宅。事實上,在以人為居住的一系列不同尺度,都可以看到這種包被關係。換句話說,不同尺度的空間,實際上只是完整包被觀念原型的呈現而已。這種觀念由身體出發,而到居室,而到堂合院,而到建築組群,而到城市聚落,而到區域空間,就在這一層層不同空間尺度上,都是人把身體的知覺向外延伸,這是中國人「空間認知」的基本原型(如圖五

圖五:空間原型的各個層次

資料來源:賴仕堯,風水:由論述構造與空間實踐角度研究清代台

     灣區域與城市空間,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論文,頁

     49,民國82年。

不過,我們要問的是,這樣的包被關係的空間模式,到底在居住上表現出那些優良的機能?韓可宗提出以下十一點來說明,頗有參考價值

群山環抱中的風水地點,形成一較為封閉與外隔離的空間佔有地形上易守難攻的優勢

  符合中國人理想中與世隔絕且能自給自足的桃花源居住模式

 杌四周山巒圍繞,空間感界定明確。

 杈北方有高大的祖山層層護山,可以阻擋冬季時強大冷冽的東北季風。

 杝明堂即為發展住家、村落、寺廟、墳墓之腹地。

 杍明堂坡度適中,利於排水、建築、各種活動及農耕。

 杚明堂內比重大之土壤,確保了興建住宅穩固之地基,和種植作物時肥沃之土壤。    

 杋明堂前蜿蜒之河流提供了日常及農耕所需之用水,也具有對外交通運輸水利之便。

 毐河流提供了居民魚撈及遊憩的資源,也具有調節微氣候的功能。

 氙四周茂密的植栽具有水土保持之功能,可防止土壤之沖蝕。平時可做為休憩之地,興建

  住宅時也提供了所需的木材。

 氚面南之朝向,使得該地區冬暖夏涼,且具有充足的日照,適於居住及農作生長。

 汸坐落於山腳處,可免於強風、濕氣的困擾。」

由上述各點的機能描述可知,風水理論所彰顯出來的智慧,就是透過先民們生存的經驗為基礎,尋求居住環境的合理性法則,以發揮趨吉避災、安居樂業的機能與功效。

第五章 風水與現代社會

 

從上述風水理論的探討得知,風水的主要內容是先人對居住環境的一套選擇和處理的理念和方法。所以基本上,風水對基址的選擇,是追求一種滿足生存與生活的自然(地形)條件,以達到避凶就吉的效果,表現人性中原始防範天災的意識和本能。從歷史典籍中常可見到有關卜宅、相地的敘述,說明先民進入農耕定居時代,風水相宅活動就相當盛行,推其原因可能與俗話所說「安居樂業」有關。反映了先民順應自然以避免天災的實用態度。例如,商周時代處於農耕生產方式初期,生產活動離不開豐富的水源,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常有洪災之患,使當時的風水相宅活動主要以防範洪水侵襲為主。由此顯示先民已有意識透過風水相宅避開易遭災害發生的地段,多選擇方便、安全的處所。亦即風水的發生,與先民選擇方便、安全的居所有密切而重要的關係

然而,由於受到先民認識自然環境能力的限制,風水的發展自始就挾纏著理性與迷信兩種特性,從理性層面來看,雖然早期的相宅活動帶有濃厚的占卜色彩,不過基於實際的需要,當時在問卜前必須相地,即依靠人類早期生存經驗與智慧所從事的野外實地考察活動。由此所累積的經驗已具有一定的科學性和合理性,所以早期的風水相宅活動,已具備了理性發展的內涵。不過,誠如上述,先民面對複雜多變、捉摸不定的自然環境,也常感不知所措,所以利用卜筮法術來乞求神諭,這是風水術自發展之日起,就披上神秘外衣的原因,迄今仍擺脫不了迷信的批評

從風水的發展歷史來看,前面提及主要分成兩種流派,一為巒頭派,一為理氣派,巒頭派又稱「形法」,理氣派又稱「理法」,兩派皆以「氣」為中心。理氣派推崇「陰陽之氣」,主要借助羅盤,配之以傳統術數的八卦五行生剋、河洛圖書之數、及天星卦象運行等方法,期能從時間和空間上求得人體和地理氣候、地磁微波變化的對應關係,以判定吉凶順逆,趨福避禍,充滿層層迷信的神秘與詭異。而巒頭派強調「望氣」,主張從整體上把握環境形勢,凸顯人與自然間各種互動關係的審視。這樣發展的風水相宅活動,原則上已從早期消極的防範自然災害,進步到透過山川形勢、水流動向、植被疏茂等生態性的觀點,來發掘天然災害發生的根源,以判斷宅地的安全順遂比較理氣派與巒頭派,顯然前者偏於迷信神秘,後者包含有科學的理性內涵,由於兩派皆以「氣」為理論基礎,所以兩派之間時常相互滲透、相互借鑒,只不過在解釋山川形勢時,一趨向神秘術數,一趨向實地考察。所以風水本身是交織著的迷信與理性的產物,體認這一點之後,風水對現代社會的意義,不外是發揮其理性的順應自然法則與防範自然災害,營造一個永續安居樂業的環境著眼。以下筆者將以三個實例說明風水的理性內涵對現代社會的影響與作用

一、風水與天災防範

 

今年八月初,賀伯颱風造成台灣近三十多年來來最大的天災,四十五人死亡,二十三人失W輕重傷四百五十人農業損失約二百億,公路損毀近二十六億,省府計劃救災復建經費三百一十五億,可以說是生命財產損失十分慘重

仔細分析這次災害,會發現若不是人為對環境破壞太多,這次災害該不致於這麼慘重。專家沈痛地指出三種人為的破壞:一是「引海入地」:即過度超抽地下水資源,使得台灣西部的嘉義、彰化、雲林沿海地區,以每年十幾公分的速度地層下陷,雖然省水利局年年加高海邊堤防,但海水倒灌卻越來越嚴重。這次賀伯災害,造成嘉義布袋、東石等鄉鎮因海水倒灌使海邊堤防潰決,幾乎全境淹水,數日洪水不退,因為海水已經比陸地家園還高,水無路可退。二是「與水爭地」,即過度利用河道,從事採沙、農作與居住等人為活動。例如這次賀伯災變,位於高屏溪上的里港大橋被洪水沖垮了,分析原因不難發現,許多民眾在河川行水區圍內,大肆開發種植香蕉、木瓜、蔬果,縮小河道行水區,阻礙水流的順暢。加上里港大橋下沙石業者經年累月抽沙,使大橋的橋墩嚴重裸露,支撐力量打了折扣,大小急流而來,大橋焉有不垮掉之理。三是「與山爭地」;即過度開發山坡地。省林務局局長何偉真指出,全台灣海拔兩千五百公尺以下的山坡,約佔國土四分之一的面積,幾乎都已濫墾濫伐得十分嚴重,其中包括有高爾夫球場、遊樂休憩區、高冷蔬菜、果園茶園……住宅社區,都在敏感脆弱的山坡地大肆開發,有的山坡甚至不適人居,卻出現住宅社區或觀光遊憩的場所。似乎拿人的生命與大自然賭博。例如這次賀伯災變中災情最慘重之一的南投縣信義鄉、水里鄉,賀伯來時使這兩鄉的青山被山洪沖成大窟窿,屋舍也幾乎被洪水所帶來砂石所摧毀,變成了泥土堆,有些鄉民則因走避不及而慘遭活埋。

論者嚴肅指出,不管是「引海入地」、「與水爭地」或「與山爭地」。都是人與天爭,結果可想而知。因為違背了大自然的運行原理,才會有這次重大的災情。省府主席宋楚瑜在賀伯災變後提出檢討報告,即指出「有許多低窪地區,自然環境可能是聚洪低地,卻房屋密集。而山區敏感地帶,可能是崩塌脆弱地區,卻種植開墾、盜採山林」。如此過度開發,不能尊重自然、順應自然,違反大自然的規範,當然使大自然反撲力量越來越大,終至釀成巨災,所以稱賀伯颱風是個有長眼睛的颱風

前已提及,風水源於先民順應自然以避災難的實用態度,對住居的選擇,已表現出人性中原始的防災意識本能,追求方便、安全,趨吉避凶的地點。這樣從防災意識發展而來的風水理念,可以說是先人從實地踏勘,切身的生活體驗而得來的經驗,其中部分內容淺顯易懂,通俗實用,有其一定理性為基礎,這也許是風水之所以能深入人心而流傳幾千年不衰的原因之一。事實上,這反映出在中國農耕方式出現的初期,風水即源自先人觀察和改造自然的協調發展中,古人逐漸認識到要防範自然天災,人不能違反自然的「天人合一」哲學思想。

今天,吾人從八月的賀伯颱風巨災中,應該從傳統風水的智慧中,得到深刻的啟發與教訓,唯有尊重自然,配合大自然運行的法則,不做過度的開發,才能有效防範天災,真正在這寶島上安居樂業,否則今後台灣可能有更多、更大的天然災難。

 

二、風水與工業安全

 

今年八月,中油高雄煉油總廠發生一連串的工業安全事故,如海底漏油及噴灑油雨等嚴重破壞環保的事故,引來受害社區民眾及沿海捕魚漁民的強烈抗議,中油勢將為這一連串的工安事故賠上慘痛的代價。

為了消弭這一連串工安事故所帶來諸種不良的影響,今年中元節中油高雄煉油總廠,特別擴大舉辦「普渡」儀式。最引人注意的是,這回普渡特別請地理師來看風水,希望能袪除惡運、消災解厄。

論者不以為然地批評指出:中油這一連串工安事故,經過調查皆指向人為的因素居多,與風水好壞一點關係也沒有。不過按中油請來地理師的說法,今年煉油廠面南,面北都犯煞,因此朝西面祭拜可以轉危為安。稍有知識的人都知道,若真以為只要朝西拜即可轉危為安,不思更積極加強工業安全維護措施,相信不久的將來中油的工安事故仍將層出不窮,而這樣的風水之說豈非誤人誤已,帶來更嚴重的災禍

風水就其起源而言,正如上述交纏著理性與迷信,風水中的「理氣」派,講求術數,比較神秘難解。而「巒頭」派,主張實際到野外踏勘,比較注重素樸理性的發揮。因此,今天我們注重風水,應從其理性面著眼,而非將風水定位成一種術數謀求功利的工具。換言之,現代社會面對傳統風水,要取法的是先民在長期生活經驗所發展的生存智慧。

首先,風水的基本要求是環境的衛生與整潔,這也是風水的首要原則,因為環境不整潔,不講求衛生,即使好風水也要變成壞風水。以廁所為例,在古代稱為糞坑或毛坑是藏污納垢之所,因此,傳統風水將廁所劃歸所謂「戶外大事」的一種,要妥善的配置。事實上,廁所方位的配置,在古代是陽宅風水重要的一環

其次,前面提過,風水的原始功能,最強調防患於未然,尤其是天災的防範,以達安居樂業的要求。例如風水理論中,相當重視流水要「彎環繞抱」宅地,這種流水稱之為「有情」。眾所週知,天然河流總是彎彎曲曲的,河的凹岸常被水掏蝕挖空,容易塌崩,形成河堤潰決,造成生命與財產的重大損失。凸岸則因水流趨緩夾帶泥沙堆成淺灘,利於人安居,所以這是古人獨鍾於有情流水的原因。有人說這是先人住在黃河流域附近,長期所累積防災的經驗,而形成傳統風水之說。

因此,中油煉油總廠若真正想藉「風水」消災解厄,就必須秉持傳統風水真正的智慧與原則,即重視「環保衛生」與「防範災變」,此即好風水,自然減少工安事故的發生。

進一步分析,風水的術語雖無「生態」一詞,但其概念卻已包含「生態」的涵義。前述有關風水「氣」的作用中,不難看出,「風水」實質上是影響地球生物圈最為重要的大氣圈作用的「風」,和水圈作用的「水」整合運作機制的概括說明。其中風水的「生氣」理論成為中國人審辨、選擇和經營居住環境的主要指導原則,此乃係中國人追求「生生不息」、「生機盎然」的住居環境。

這次中油公司連續發生噴灑油雨與海底漏油等嚴重的工安事故,以傳統風水來看,就是輕忽自然生態的結果。風水典籍常可發現,人造的污臭物,如古代的「牛池」、「糞窖」等,因水質已污穢發出臭氣,若滲入土中,或流入河川,或蒸發升入空中,都將會影響地表運行之「水」與「氣」的自然清純,故傳統風水認為此類污染源皆有凶無吉。今日汽車、工廠等排放的廢氣、廢水,以及有害人體的各種化學物也是一樣,若未能妥善安全的處理與防範,就可能破壞了生態環境,嚴重威脅了人類本身的生存與安全。

換句話說,污臭物及公害物會影響民眾居住及生存環境的品質,一定要慎重地處理,千萬不可掉以輕心。傳統風水深知其中的原委,皆認為這些不吉帶凶,要求遠離之。因此,中油公司若真正想藉「風水」來趨吉避凶,就必須落實風水智慧所強調的基本原則,即「環保衛生」與「防範災變」,這才是維護工安的真正治本之道!

由此看來,傳統風水的某些智慧與現代人的生活仍然息息相關、關係密切。

三、風水與環境保護

 

今年九月十八日報載,由於正在興建的南二高需大量土方,包商大肆在新化大坑山保安林地挖山取土,幾乎剷平了山頭,引起當地民眾極大的不滿,認為這種肆無忌憚的挖山取土,已挖斷大坑山區的「龍脈」,破壞大坑山區的風水及生態環境。所以組織自救隊,採取自力救濟行動,輪班把守進入山區的交通要道,對於危及當地安全及環境的車輛一律禁止入內。這項自力救濟行動將持續到有關當局出面解決為止

傳統風水理論之一,就是龍脈思想。所謂龍脈,是指山的起伏連綿,自古以來,中國以崑崙山為天下的主山,由崑崙山發端出五支龍脈,其中三支在中國境內,兩支向歐洲方向延伸出去。中國的三支是北幹、中幹、南幹。北幹沿黃河,通過北部地區(青島、甘肅、山西、河北及東北各省)終於朝鮮半島。北京、天津等城市即處於北幹之上。中幹通過黃河與長江之間的地區(四川、陝西、河南、湖北、安徽、山東);西安、洛陽、濟南等各城市位處於中幹之上。南幹沿長江通過南部地區(雲南、貴州、廣西、湖南、江西、廣東、福建、浙江、江蘇),香港、廣州、福州、南京、上海處於南幹之上。也有人認為南幹的龍脈也從福建省分出,度過台灣海峽抵達台灣島北部。風水理論主張龍脈的各個幹脈衍生出支脈,支脈又可衍生出支脈,如此的繁衍,恰如人體的血管和神經系統一權,龍脈遍佈於中國全境

日籍學者堀D憲二研究指出,流經龍脈的生氣,其停駐、融結的位置,即修築陵墓、城池或宅居的位置,被稱為穴,緊靠該穴的後方的山,稱為主山,,是龍脈通過的主要之山。考閩粵縣志或地方誌中,為保護這種龍脈所經行的山或主山,禁止開掘、採石、伐木等規定屢見不鮮,目的皆因擔心龍脈被損傷或切斷,使生氣不暢,帶來厄運

化大坑山居民,以風水中「龍脈」的角度提出環境保護的訴求。事實上,從歷史上考察,西元一八七六年(清光緒二年),由英國人所建的中國第一條鐵路︱杉滬鐵路,遭到當時地方鄉紳的激烈反對,理由是該條鐵路的舖設,將會截斷當地的「龍脈」。杉滬鐵路事件,從今天眼光來看,似乎覺得當時人落伍頑冥,迷信不開通。然而,從當時反對者所持的理由,如反對任意鑿掘山脈,卻也反映出中國傳統風水的基本內涵。

中國人早已瞭解,人與自然之間有著密切的關係,大自然任何的變遷都會影響到人類。中國人的宇宙觀是「天人合一」,萬事萬物相互依存。人類命運與大自然共存;大自然茁壯繁茂,人類也百事順遂。當這種平衡關係受到損害時,人類也就得面對天然災難了。所以,依風水的觀點來說,既然人類與自然合而為一,消極方面,自不可破壞自然,與自然爭勝,或和自然運轉之理背道而馳;積極方面,則在順應自然中獲得至善的人生。簡言之,風水的基本原則,強調不應損壞生態環境,而應保護環境生態,因為損壞環境生態會影響人們的命運與幸福。亦即風水與現代的生態學及環境保護觀念不謀而合。主要強調與大自然的和諧相處,而不要任意破壞自然。

 總之,風水雖然起源於古代農業社會,卻能應用於現代的環境保護。數千年前的先民們為了生存,瞭解到必須與大自然保持和諧的關係,因為大自然有創造性,也有破壞性。他們認為大地是有生命的「有機體」,其所呼吸的是有生命力的「氣」,其所形之於外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山」,其象徵就是「龍」,山嶽的各部分體現龍身的各部位。由山脊可通到山頂,與脊柱相連。山脊向兩旁奔走,展開成為手足,圍繞在山獄間的山溪河流就是山龍的動脈和靜脈,形成一個有機的整體,所以不能任意鑿掘山脈,因為會截斷大氣運行的「龍脈」,帶來大自然破壞的力量,威脅民眾生命財產的安全。

此次新化大坑山區的居民為維護「龍脈」,以風水的觀點自發性地採取自力救濟行動,應該給予肯定,因為就中國傳統風水的理性層面來看,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並有節制的改造和利用自然,是風水所強調一貫的精神與原則。如果國人能善於利用這些原則在日常生活當中,並建立一種環保新價值,相信這不僅將為台灣環保運動帶來一個新契機,也將為環保的實踐行動中,帶來一個新的境界與新的希望。

 

 

 

 

第六章 結語

 

本論文主要探討傳統風水理論的內涵與本質,在探討的過程中,發現風水和古代文明的發展,有著密切的關係,不能視為一種迷信。

眾所週知,古代的民眾大都以耕種為主,他們的生存和四時氣候的變化,兩者息息相關。其中雨量的多寡更是關鍵因素,雨量不足和雨量過多,都會造成旱災和水災,所以先民對自然力量的平衡和諧是很重視的。由於先民看天吃飯,而天具體表現在大自然的「風」和「雨」,亦即「風」和「水」。由此可知,風水的意義,有它悠久的歷史背景,並不單純和安葬有關。換句話說,傳統風水和中國農業文化的發展相當密切。風水是先民心目中支配大自然的兩大力量,有著歷史的嚴肅背景和深刻意義。我們今日所談的風水,大都是變了質的風水,成了神秘、功利和迷信的術數工具,和它原來的本質,相去不知幾千里

本論文嘗試回歸風水的本來面貌,企圖使風水理論對現代社會產生積極性的作用,這只是一種粗淺的探究工作,還只是個開端。要強調的是,風水是一種對於自然細密的觀察及實際生活經驗的產物。雖然摻雜了許多玄學的成分和迷信的色彩,它的實質內涵不外是在選址方面對地質、地文、水文、日照、風向、氣候、氣象、景觀等一系列自然地理環境因素,做出或優或劣的評價和選擇的準繩,以及所需要採取相應的規劃設計的措施,從而達到趨吉避凶納福怯禍的目的,創造適於長期居住的良好環境。要注意的是:一個城鎮、聚落,及至住宅地點的形成發展及興衰,主要是由地理、經濟、政治、文化、歷史等多種因素所影響,自有其客觀的規律,並非都能納入或符合「風水」的理想模式,即使符合了理想的風水模式,也不見得會產生上述趨吉納福的效果。不過,大陸與台灣的學者們堅信,若能剔除風水玄虛迷信的糟粕,一定可以發現其中某此合理的成分,這些合理的成分,對現代景觀設計或生態環境的保護,具有積極性指導或啟發作用,所以面對風水不宜一味地批判拒斥,而應以虛心客觀研究的心態,探究其真正的內涵與精神。

其次,筆者要提出來的是,本論文雖然對風水採取肯定與正面的評價。不過,風水畢竟是傳統農業社會的產物,以現代社會觀之,它有以下幾點需要大家一起研究改善,這也是本論文未來研究方向。

風水理論所強調的「氣」,在現今的科學知識水準仍無法有效地證明也因此大部分的科

 學家均抱持懷疑的態度

風水理論在實踐過程中,欠缺明確、按步就班的實行步驟或流程,因此在基地選址時,太

 過依賴風水師的主觀判斷,欠缺系統性與客觀性

所謂風水福地的勘定與選擇,大部分是屬文字上的描述,很難以「量化」方式,發展乙套

 準確的規範,因比無從證明其「信度」與「效度」。

風水理論中術語充斥,內容大都太過艱澀難懂,一般人難以理解運用。留給風水師很大的

 解釋空間,以致使得風水家上濃厚的神秘色彩,擺脫不了迷信的批判。

風水理論主張理想空間,應該「山環水抱」形成一個半封閉空間,不過這樣的半封閉空間

 模式,應用在現代住宅區、休閒遊憩區、都市商業區,乃至一般廟宇、墳地,是否有所不

 同,能否發展出新的風水理論?

最後,本論文再三強論,傳統風水是以「天人合一」的思想為基礎,最重視順應自然的道理,但是如何順應自然?卻未提出明白易懂,適於實踐的原則,所以文末謹以瑞典環保組織所提出的四個基本環境定律,提供讀者參考,同時也為本論文未來的研究,開啟另一個研究取向

自然資源禁不起持續不斷被耗用,因此要有所節制愛惜使用。

自然不能持續無限承受不能分解的人造物質,因此必須少使用、甚至不使用不能分解

 的人造物質。

自然不能承受超乎其再生能力的資源使用,如森林砍伐超過再生能力,所以資源必須

 儘量回收再利用。

生活要儉樸不可持續浪費,養成能「節流」時儘量不要「開源」,當能「回收」即不

 可任意「廢棄」。

  

註釋:

 

尚廓,「中國風水格局的構成、生態環境與景觀」,王其亨主編,風水理論研究

 景企業公司,頁三二。戚衍、丹宇,「景觀建築學、生態建築學與風水理論辨析,王其亨

 主編,風水理論研究(一),頁三○-四七,民國八十四年。

 高友謙,中國風水,中國華僑出版公司,頁一○七|一四八,西元一九九四年。

漢寶德,「風水-中國人的環境概念架構」,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學報,第二卷第一期,頁

 一三三|一五五,民國七十六年。韓可宗,景觀風水理論基礎,地景企業公司,民國八十

 四年。

 蔡穗,「風水的空間結構」,中國地理學會會刊,第二十一期,頁九三|九五,民國八十

 二年。

Michell, E(1984),Feng-Shui, The Science of Sacred Landscape in Old china,

P.112-114,台灣師大學苑翻印。

李約瑟原著,范為譯自《中國之科學與文明》,「李約瑟論風水」,王其亨主編,風水理

地景公司出版,頁一六六

D憲二原者,文炯譯自﹝日﹞《建築雜誌》一九八五年十一月號,「風水思想和中國城

市」,王其亨主編,風水理論,地景企業公司,頁一七七。

蔡達峰,歷史上的風水術,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頁五七|一四○,西元一九九五年

本文所引郭璞《葬經》原文,請參考婁子匡主編,北京大學中國民俗學會,民俗藏書專號

堪輿篇,郭璞,《古本葬經》,東方文化公司,民國六十六年。

 何曉昕,風水探源,博遠出版公司,頁一七|二六,民國八十四年。另參考施邦興,《葬

 經》中的風水理論,成大建築研究所碩士論文,民國七十八年。

宋韶光,為你解風水,時報文化公司,頁七,民國八十二年二版十二刷。

詹石窗,道教風水學,文津出版社,頁一|八,民國八十三年。

同註頁三七。

李亦園,「傳統中國宇宙觀與現代企業行為」,漢學研究,第十二卷第一期,頁三|九,

 民國八十三年六月(抽印本)。另參考張淵量,「風水與人的關係」,江西文獻,第九十二

 期,頁四二|四四,民國六十七年四月。

見拙著,「淺析風水與環境」,環境教育專刊,第十期,頁五四|七○,民國八十五年。

郭中端,「風水:中國的環境設計」,王其亨主編,風水理論研究,地景企業公司,

 頁一七一,民國八十四年。

轉引自王玉德,中華堪輿術,文津出版社,頁三七|三八,民國八十四年。

梁雪,「從聚落選址看中國人的環境觀」,王其亨主編,風水理論(二),地景企業公司,

 頁四一,民國八十四年。

余英時,從價值系統看中國文化的現代意義,時報文化公司,頁六四,民國七十六年。

同註

轉引自李人逵,李人逵談風水,時報文化公司,頁八八|八九,民國八十一年。

同註頁六一

同註頁六二|六三。

漢寶德,同註,頁一二三|一二五。

見拙著,「清明談風水」,民眾日報,民國八十五年四月五日,五版學者專欄。又參考王

 其亨、馮建逵,「關於風水理論的探索與研究」,王其亨主編,風水理論研究,地景

 企業公司,頁一|一二,民國八十四年。另可參考矢建國,易居天地-氣與水的原理,明文

 書局,頁一|七六,民國八十四年。

徐蘇斌,「風水說中的心理場因素」,王其亨主編,風水理論研究頁五一|六一,地景

 企業公司,民國八十四年。徐芳斌引用何祚庥。「氣與量子場論中的場相似」的觀點,讓

 為「氣」接近現代科學所說的「場」。「氣」在風水上是指一理想而完整的「心理空間」。

同註頁五五|五六。

有關此點可參考馬志欽,「生命的韻律,地磁與風水」,科學月刊第二十一卷第五期,頁

 四一五|四二三。

張惠民,風水與科學,學鼎出版公司,頁四二|六三,民國八十二年,另請參考「圖解量

 子力學」,牛頓雜誌,一九八九年七月號,第七卷第二期,頁九四|一一五。

同註,馬志欽,頁四一八|四一九。該論文指出,生物物理學家研究証實,人類的腦波

 不僅對地磁的微波脈動有反應,這個反應的程度還與受測者的頭部及地磁場的方向有關。

 張惠民認為多吸收這種微波能開發人類智慧,所以中國人常說:「地靈人傑」,誠非虛語。

戚衍、范為,「古城閬中的風水格局|淺釋風水理論與古城環境意象」,王其亨主編,風

 水理論研究地景企業公司,頁一二三,民國八十四年。另參考張淵量,「風水與人的

 關係」,江西文獻九十二期,民國六十七年四月,頁四二|四四。兩篇文章皆強調風水是

 自然環境的研究與設計,是尋求人類最理想的活動空間,不是一種迷信,而是一種重要的

 文化現象。

同註頁一六九|一七一。

同註戚衍、范為,頁一○○|一○四。

同註韓可宗,頁三六|三七。

衍、范為、同註頁一○○|一○四。另參考王其亨,「風水形勢說和古代中國建築

 外部空間設計探析」,王其亨,風水理論研究頁九三|一二五,地景企業公司,民國

 八十四年,本文提出風水「形勢說」說明理想住居的環境。又漢寶德,「風水宅法中禁忌

 

 的研究」,台大城鄉研究學報,第三卷第一期,頁五|五五,民國七十五年,也對理想住

 居型態,從傳統禁忌角度提出見解。

蔡穗,「風水的空間結構」,中國地理學示子刊,第柰期,頁九一|九四,民國八十二年。

同註韓可宗,頁二一|二二。

同註,尚廓,頁三四。

同註,韓可宗,頁一四|一五。

陰陽之本義指日照的向背,《說文》:「今云陰者見雲不見日,陽者雲開而見日。」後來

 用來指兩種相互對立的氣或氣的兩種型態。《道德經》有:「萬物負陰而抱陽」之說。學

 者研究指出,戰國時陰陽觀念已發展用來稱謂世界上兩種最基本的矛盾勢力或屬性。如動

 為陽,靜為陰;上為陽,下為陰;外為陽,內為陰;熱為陽,冷為陰;明為陽,暗為陰。

 基本上,只畏陰陽相合,則為吉祥。因為陰陽相合,達到一個「沖和」的狀態。古人相

 信天上有顆星,地上必有一個穴位與之對應,在天成家,在地成形。能夠選擇正確墓地,

 則天星垂光而下照,地德柔順而上載。天地相感,陰陽相合。此即所謂「沖和」觀念。「沖

 和」的觀念最早見於老子《道德經》四十二章:「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所謂

 「沖」是相互激盪的意思。陰陽兩氣,感應激盪,從而形成均衡和諧的狀態。這就是「沖

 和」的基本意義。這種沖和觀念也在《葬書》中被強調,風水師相地,必須觀照前後左右、

 陰陽曲伸,相感和合,以便陰陽沖和。而環境的實質特徵如山巒、河流,構成一理想「藏

 風聚氣」的要素。活潑曲折起伏的山,層層環抱著山中所護持的「氣」,使氣不被風吹散。

 所謂「氣界水而止」 指山脈延伸的末端有蜿蜒之河流,則可使氣停留,而流動的溪水更可

 促進氣的循環,使之充塞於整個風水福地。 

參考賴仕堯,「風水:由論述構造與空間實踐角度研究清代台灣區域與城市空間」,台大

 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碩士論文,頁四八|五一,民國八十二年。

同註

韓可宗,「中國古代的環境規劃藝術-風水」,造園季刊,第十六期,頁一○五|一○九,

 民國八十三年六月。

張力,「風水術:神秘表象下的防災意識」,歷史月刊,第九十期,頁一七|一八,八十

 四年七月。

同註,頁一九。

同註,頁二一。

楊瑪利,「這個颱風是有長眼睛的」,天下雜誌,第一百四十三期,頁一四四,民國八十

 五年九月。

同註,頁一四六。

同註,頁一四七。

參閱八十五年,自由時報,南部新聞版。

同註,頁六五|七○。

參閱八十五年九月十八日,中時晚報,南部新聞版。

同註頁一七七。

同註頁一七八。根據日籍學者堀D憲二的研究指出,龍脈被掘而損傷時,一般會採納

 風水先生的建議,作出修補的措施,使龍脈的生氣再行流暢。修補龍脈大抵是各個府縣的

 知府、知縣或當地知名仕紳共同負責的。修補龍脈的方法,根據研究有:(一)補修:即將

 遭挖而遭損傷的主山進行補修。(二)回填:係將被挖掘的龍脈加以回填、填塞,儘量回復

 原狀。(三)整治:有些龍脈的主山被挖削不成原形,則予以補修整治,以符合風水上的要

 求。(四)建塔:主山被挖掘破壞後,可在山頂建塔,以求均衡並滿足象徵吉祥的要求。(五)

 植樹:主山遭挖掘後,地表出現裸露,在風水上視為不吉,因為山不蔥鬱,則生氣不暢,

 所以除回填外,應植樹綠化。這些修補龍脈之說,今天看來似乎迷信,但在當時卻是相當

 嚴肅認真的。

見拙作,「風水-中國人的防災智慧」,聯合報民意論壇,民國八十五八月三十日,十一版。

同註頁一四○。另國外幾本相關論文,也從風水與環境保護、環境規劃方面來立論,

 企圖發掘風水在現代社會所扮演的角色,尤其在環境保護的實踐方法與理念部分,大都強

 調如何順應自然並與自然保持均衡和諧,提出具體的建議與實施方案,值得進一步參考。

 這些論文列舉如下:

 杕Xu, Ping, 1990.Feng Shui: A Model for Landscape Analysis, doctoral dissertation,

  Harrard University.

 杌Lee, Sang-Hae, 1986. Feng Shui: Its Context and Meaning, doctoral dissertation,

  Cornell University.

 杈Mills, James Earle, 1992. Spiritual Landscape: A Comparative Study of Burial

Mound Sites in the Upper Mississippi River Basin and the Practice of Feng Shui

in East Asia (Korea, China, Siting Patterns)doctoral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備註:

本演講稿係應台南市聖心女中,為該校人文學科老師所做的專題演講,時間是民國八十六年元月十六日。